投稿信箱 |  网站地图 |  收藏本站
   
当前位置: 首页>黄河文化>文学天地>文学原创


呼蚕水畔(下)


许 实
发布时间:2019年02月28日  来源:

香港赛马会 www.2g4t.com.cn   现在,很远处,村庄躺在昏黄的冷寂里,灰蒙蒙的天空下。苍白、贫穷的村庄,僵直、枯槁的树木戳在大地上,都像愤怒的人,筋脉暴突,痉挛在整个身体里游走,都在等待一场暴风,都想在锐利的风里开枝散叶。我看到一棵草,一棵硕大的、枯焦着的草,它的内里和丑陋的身体死亡的样子?;褂辛衫牟莸?,无垠的黄色,如果是黄昏,冬日的黄昏,那金红的晚霞铺在草地上,让一盘散沙的草迅速聚拢,迸发出浓稠的橘黄色,染黄了地平线,像太阳要升起。闲散的牛羊在草原上留下凌乱的、闪光的蹄印,很快就被丰盈的草抹平了。现在,村庄里的人都在逃离,都去了城市,呼蚕水上游的城市,老年人、残疾人、智障人被遗忘在时间的深处,村落的深处,他们被卑微的命运所困。想来年老的哥哥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庄稼人,浑身散发土腥味、麦子味、草屑味,沾满葵花花粉的头发又枯又干,脸庞又瘦又老,神情暗淡,皴裂的手夹着廉价的烟草,年复一年,一遍又一遍体验着农人的感觉。每天,一个人播种、收麦子、吃饭、睡觉,和羊说话,跟星星和月亮说话,也看电视剧,他沉浸在自己昏昧的幸福里。我逃离村庄,在城市里奔波,被膨胀的欲望驱赶,与形形色色的人交流,沟通,看千万个虚假的笑容,听千万句虚伪的话语,每天在纸上摩挲一个个被挤压的灵魂,变形的脸庞,行走在纸上的模糊的事物,每天在疾恶如仇里说废话,唱靡音,渴望金钱和权力,或者在卖彩票的小亭子前做着乏味的白日梦,更多的时候会被更奇葩的想法压倒,或者在斤斤计较的尴尬里溃败。有时候也假惺惺地关注村庄里的老年人、残疾人,捐助一些旧衣服和零钱,那时那刻良善全给了他们,而丰饶的城市生活始终在拓展,一个又一个的热点、话题、事件挤占了更多的善良和热情,我浸泡在城市吐出的纷繁、璀璨、灼痛、焦躁的汁液里,不能自拔,成为自己灵魂的牺牲品。

  这样的村庄和草木密布在呼蚕水畔。当呼蚕水流进5月的季节,就一点一点浸满了色彩,当然像大火一样燃烧的是绿色,还有明长城像一根丝线,忽明忽暗地嵌在嘉峪关的新城草湖、酒泉的花城湖、金塔的鸳鸯湖和胡杨林里。这些在辽阔的呼蚕水畔,宛如一幅插画,尤其胡杨林,更像一幅宏大的版画,我去看胡杨林是在深秋的一个雨天。雨很大,像网,城市、村庄、田野、沙漠、戈壁,还有庄稼、草木都在里面,鱼贯流入眼睛的还有金黄的玉米,泛白的枯草、芦苇,这些在雨中那么欢快,虽然已经很老,不在生长。我看到,它们与春天时一样,无论披一身绿色,还是黄色,都深深沉浸在季节里,沉入盘根错节的地下根系,沉入泥水与蚯蚓的混合里。胡杨林在天高地阔处,在沙漠边缘,雨水飘到这里就变得稀稀落落。呼蚕水畔是一枚巨大的紫皮洋葱,剥掉一层就有新的图景显现,折扇一样缓缓打开的是10万亩胡杨林,一朵无比辉煌的盛开的花,像星云浮在苍穹或者地平线上。秋季是伟大的季节,蒸馏掉胡杨、柽柳、沙枣树、芦苇、蓬蒿们的水分和矫情,让它们进入华丽的场景,也感染衰败的疾病。这样的华丽像流行病一样,很快就在每棵胡杨和草木的身体里蔓延,于是叶子由微黄、深黄到金黄,微红、深红到金红,然后在秋风里纷纷扬扬打开身体,一起燃烧并制造出色彩的漩涡和激流。

  10万亩胡杨林是人工种植的,我满怀狂喜的崇敬之情,用丰富的修辞和堆砌的形容词描写它,但无论如何无法与它达成共识。当我站在高高的烽火台上俯瞰这些时,感到了眩晕,一块一块金黄的胡杨和金红的柽柳,似剪碎的布片,被随意丢在大地上;一片一片胡杨和柽柳密密的,阳光穿不透,风吹不进去;里面有无数人,或画画或拍照或做着各自喜欢的事。当黄色的颜料涂在纸上时,怎么看都是涂鸦,胡杨的神情全在心里;水在密林里流动,浓稠的黄色全在清澈的水里,让寡淡的水有了味道,让冰凉的水燃烧;也有蓝色的天空从树叶的缝隙里落在水里,碎碎的蓝,像一床巨大的棉被盖在身上。一个穿红色风衣的女人站在水边,那么灼热,像水里滴进一滴鲜血,迅疾染红了一片水域。这样的森林孕育童话和传奇,这样浓烈的金黄和金红是活水,始终让胡杨林蓬勃、盛大。当然绚烂是短暂的,寂寞是长久的。当我闭上眼睛,眼底全是闪闪金光,全是胡杨林造成的幻觉。

  造成幻觉的还有呼蚕水。气势汹汹的呼蚕水水势很猛,不断带走两岸的泥土,不断扩大自己的疆域。站在岸上没有感到孤单,无垠的芦苇淹没了我,我忽然感到自己那么广阔,忽然感到自己融进了呼蚕水的生命,感到了它的脉动。岸上有低矮的土坯房子,也淹没在芦苇里。这些让我想起罗布人和罗布人的萨特玛,他们临水而居,捕鱼,用柽柳烤鱼,那么,居住在呼蚕水畔的毛目人捕鱼吗?多么想漂流呼蚕水,在祁连山里、大峡谷里、城市里、沙漠里、村庄里,享受激流勇进,险滩泥沼,田园风光,辉煌灯火,灿灿星光,无垠苍穹,浩瀚大漠。想来,斯文·赫定多么幸运,一艘老旧的船,几个随从,两条狗儿,两只绵羊和几只鸡,热热闹闹在叶尔羌河与塔里木河上漂流。他每天拍照、洗照片、绘图、测量水流、记笔记,大河两岸不停地送来繁盛的芦苇、灌木,密密的森林,飞翔的野雁,凶猛的野猪,野鹿、狐狸和野兔,还有夜晚,月亮在打着漩涡的河道里投下曲曲折折的倒影,黝黑的森林与银色的河水构成的夜景,河岸上卖给他鸡蛋的妇女,骑着马与他做生意的西突厥斯坦商人,看到船就跑得无影无踪的罗布牧羊人。

  我想,呼蚕水也会像叶尔羌河一样,不停地给我们送来芦苇、灌木、森林、狐狸、野兔,千万只天鹅、野雁、野鸭不停地飞来飞去,汹涌的色彩游来游去。(下)

 


  • 今年金头盔歼10全输歼11,为什么?凤凰军机处 2019-03-10
  • 科普中国形象大使、著名主持人张腾岳做客人民网 2019-03-10
  • “2017年金融信息化10件大事”揭晓 彰显我国金融科技创新成果 2019-01-28
  • 世界杯期间夜猫子吃什么好 这是有讲究的 2019-01-28
  • 吕梁:临县一女子车辆被贴罚单后网上辱骂交警被查处 2019-01-20
  • 换一种方式吃鸡肉 美味又易做-美食资讯 2018-10-22
  • 航天员沙漠野外生存训练完美收官!为第一天团打call 2018-10-22
  • 想入不撞款的婚戒跟着我买这些小众婚戒就对了! 2018-09-04
  • 他贴子里的植树造林,就是一个历史的古迹 2018-09-04
  • 643| 135| 356| 524| 367| 210| 168| 564| 269| 975| 763| 884| 621| 812| 50|